皇朝家居

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> 新闻频道 > 文化视线 > 正文

那一年油菜花开

□金 曙

他不停地走着,一路走着,不敢回头。心中念念不忘的是苏北家中的妻子和女儿。真的是不敢,担心哪怕是那一丝丝的犹豫和动摇,都会放缓了自己的脚步。他不敢回头,没有一丝丝一点点的勇气。

那一次,我告别他是在一个春雨潇潇的中午,油菜花儿还只是油菜。那一次,我蹲点采访在乡下过了一夜,好多年没有住在乡下了,那感觉真的是非常好。那一次,我因为他的归来中断了一篇文章的写作。但许多故事由此开始了既定的节奏。

多年前,他去往台湾,在历史的洪流中被裹挟成一粒泥土中的尘埃。他今年90多岁,忆起当年,他在自己的家乡被抓,加入了国民党的部队,八尺男儿,想的是成为家里的顶梁柱而不是白吃饭,这一去,这一走,他的身影成了老乡眼中永远的背影。

走的时候,他21岁,回家的时候他91岁,他打过黄桥战役、渡江战役、大陈岛战役,当过国民党军,做过解放军。

那一年,油菜花开,沃野万里。我是一个记者,刚刚入行。师傅告诉我这是麦子,这是野草,感激的是许多年之后,因为和老人的邂逅,我有了与土地乡野的再次邂逅。不单是因为泥土的气息,而是我与土地如此接触的亲密。所以,我才有了这样的一次蹲点的采访经历。

谁也不会因为自己未知的未来,而不呼吸不生活,老人告诉我对于他来说,命很重要家很重要身体也很重要。

写下这一篇文字的初衷,是看了《太平轮》之后不够解渴,写下这篇文章也是看了台湾电影《对风说爱你》。我劝各位读者有空将这两部电影一起连看。海阔天空,海声涛涛,我不知道生命中还有多少的喜怒哀乐在等待着我,台湾老兵的归来告诉我命运的难以预测。你再强大,又有谁能敌得过命运呢?

我不知道许多问题的答案,阅人无数的老人对于我的疑问也无法明确回应。

隔了许久,听说了他在家中安好的消息,许多人欢庆鼓舞,祝贺长寿,喜上眉梢。

这就是我的一篇短文,祝愿老人长寿,因为长寿毕竟是一件好事,他叫王成松,家在苏中。

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、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!

相关阅读
责任编辑:lunan
0